观致3万一辆 联动云上演最后的疯狂

[本站 行业]  在一个大雪没过脚踝的夜晚,于达和那个人在一处没有路灯的空地见面了。

“这批货你绝对满意。”于达掏出火机,抽出一颗烟,“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尖儿货,你看这品相,上哪找这么好的货去。”说着,于达把这颗烟递给了那个人。对方张开五个手指头摆了摆,于达有些不解,“咋了张哥,今天咋不抽了呢?”

被称为“张哥”的中年人接过烟,于达赶紧把烟给对方点上。深吸了一口之后,张哥继续摆摆手,缓缓开口。

“5万一台,先给我来50台。”

本站

几天后,同样是在这片空地,张哥带着板车来提货了。贴着联动云logo的观致5依次驶上板车,发往全国各地。不久之后,这些车的照片配上文字,出现在全国不同的二手车商朋友圈里。

送走了张哥,于达还要接着给剩下的观致3和观致5寻找买家。这些车都来自于租车平台联动云,运营满3年遭到淘汰。于达说,在全国,已经有一万多台联动云的观致车被这样处理掉,一波操作下来,联动云大约能回款几个亿。

宝能旗下,联动云是备受瞩目的一个租车平台,主营分时租赁和短租业务。网络上,联动云热度很高,被赋予了无数的梗。“年轻人的第一台性能车”、“年轻人的第一台越野车”,甚至是“年轻人的第一台厕所”……

由于宝能抽血、业务不振等原因,以卖出的这批观致车为起点,当下的联动云已经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卖掉车辆换来的这几个亿,对于当下的联动云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作为共享汽车时代最后的活化石,联动云正在崩塌。

二手车商,忙卖观致

这两个月,很多二手车商似乎都在卖观致。

张哥把那批观致车运送到武汉,很快就被当地的二手车商分食一空。这些车商在短时间之内形成了分工明确的利益链条。

本站

『二手车商朋友圈』

张哥以5万元的价格,从联动云官方负责人于达那里购买车辆,运送到各地之后每辆标价5.XX万,当地的二手车商们再把信息发布出去,每个介绍成功的车商,可以赚几百块的茶水费。

一时之间,观致二手车刷了屏。

观致5属于紧凑型自动挡SUV,在5万这个价位的二手车中性价比很高,所以不愁卖。张哥激动地在朋友圈发布了观致5的提车视频,这50辆观致5在一个月之内卖掉了20多辆。他还打算再进一些观致3,填补3万块左右的二手车市场。

“这一批处置的车辆,也是达到3年处置周期的车辆,属于正常淘汰老车。”于达说,这一批的观致5成交价大约都在5万多,观致3在3.5万左右。

作为联动云的运营人员,于达把这些车一个一个登记,再一辆一辆送走。3年前他看着这些车进入到这个城市,现在又要亲手送走它们。有些车于达很熟悉,连哪里有伤他都知道。

在联动云的体系中,于达所在的城市业绩很好,能够在全国排到前列。这次处理二手车的举措,联动云也首先选择了这些业绩好的城市。“你会发现,处置车辆的都是开城早,或者旅游属性比较好的城市。”于达说。

武汉、深圳、哈尔滨、昆明、南京,都是率先处理观致的城市。于达和他的同事们,在短短两个月内,准备把1.4万辆观致车给处理掉。

本站

『等待处理的联动云车辆』

在北方的城市中,联动云没有补充新车的计划,可以说是“卖一辆少一辆”。后期,联动云会通过全国车辆调拨,来补充业绩突出城市流失车辆。而在部分南方城市,联动云还会补充最新的观致7,继续充实当地的队伍。

“这些车公里数多了,本来就不保值。按照利益最大化原则处理掉,这很正常。”于达顿了一下,“但不正常的是这么多车一起处置,这代表联动云出了状况。”

成也宝能,败也宝能

李岚是联动云总部的一位员工,她能够清楚感受到联动云正在发生的变化。

2018年,曾是共享汽车蓬勃兴起的一年。GoFun、途歌、摩范出行、盼达用车等分时租赁品牌雨后春笋般涌现。2019年,联动云在下沉市场发起了一场战役,试图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在共享出行的浪潮中分一杯羹。

在这期间,联动云用更接地气的打法,在网络上爆梗。

对于一些有即时用车需求的人来说,联动云的操作与取车非常方便。而对于经济能力较差的人群来说,分时租赁的方式也降低了他们的用车成本,所以网上一直流传着“年轻人的第一辆车,还得是联动云”的段子。

联动云在三四线城市很受欢迎,在高峰时期,自助用车网点超过30000个,注册用户超3000万,在分时租赁行业排名第一,汽车租赁行业排名第二。

本站

『联动云网点』

“以往联动云从没拖欠过工资。”李岚说,联动云在此前发展较好的时候,上升通道很畅通,各种奖励也会拿到手软。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连工资发放都不那么准时,例如以往12号的发薪,有时会拖到19号才发。

相比于宝能的其他业务版块,联动云还没有出现停发工资社保的情况,但员工早已风声鹤唳。最近,李岚从宝能汽车的朋友处听说“宝能汽车正在大裁员”的消息,这让她感到紧张。

李岚在两年前加入联动云,算是联动云的“老员工”。她很熟悉这里的经营情况,“联动云本不至此。”李岚说,“在宝能业务条线里,我们是少数能自给自足的版块,财务状况还可以。”

“如果一直照这样经营下去,联动云单独上市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作为宝能旗下的企业,联动云注定无法从越来越近的“宝能债权风波”中独善其身。

宝能旗下上市公司,曾于10月披露集团债务情况称,宝能集团流动性资金缺口约为合计200亿元。而根据宝能系上市公司钜盛华披露,一年内到期的短期有息负债为404.62亿元,现金流存在巨大缺口。

为了应对危机,宝能正在加速处置资产,其中就包括联动云。“姚老板亲口承诺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把每一笔钱都还清。”李岚说,“联动云也要出钱,没有办法,就只能把车赶紧卖掉。”

本站

『待售的联动云车辆』

“大河无水小河干。”这句俗语用在联动云和宝能的故事中,显得格外贴切。

让李岚欣慰的是,虽然联动云在处置资产,但是从来没有像宝能的其他板块一样停缴过员工的工资和社保。只不过,这样的情况能够维持多久,她的心里也没底。

“联动云原来的总裁车新力对员工很好,他顶着很大压力,要求给员工按时发工资。”李岚到现在也很感激车新力,因为那正是她刚生孩子的时候,经济压力很大,车新力顶着压力保住了员工的生活。

“后来是因为宝能集团的人力部门,要求旗下版块都必须拖欠工资,这才延迟到每个月19号发,但是基本上都能按月到账。”

好景不长,李岚口中的联动云原总裁车新力,如今已经被调离,在宝能集团成为了边缘化的角色。

“在内部通讯软件里,他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代号。”

内部斗争,分食巨人

宝能抽血,只不过是加速了联动云危机的暴露。

在李岚的周围,有不少人对联动云心怀感激,很多人在这里经历了从入行到成才的过程,于达也是如此。这两人不止一次说过,联动云是个好平台,也有想做事的员工,只是有些时候“人的问题”会多一些。

作为宝能旗下的公司,联动云不免会引入宝能的管理方式,比如备受诟病的“唱司歌”。于达说,每天8点到,员工就要开始唱歌,并观看全国会议直播。在连拍三下手大喊“我爱宝能”之后,才能开始一天的工作。

决策缓慢、内部斗争,这些事情于达已经见怪不怪,有很多企业来说,这是发展过程中难免的事。只不过,更令他费解的还在后面。

“租车公司管理层文化普遍素养不高,这我能理解,但联动云各地的大区经理还有‘在道上混的’这我就费解了。”于达摊了摊手,“有个地方的经理,家里亲戚好几个杀人犯。”

随着联动云业务发展和人员更替,于达盼望会有一部分人离开这家公司,也会有更多的活水涌入。但当下,联动云已经陷入了“破窗效应”的窘境难以自拔。

更多的内部人,已经把目光盯上了联动云处置的这批车辆,想要从巨人的倒塌中,割取一块不属于自己的肉。

本站

『待售的联动云车辆』

这次卖车的过程中,理论上联动云要求在宝能内部的金融渠道交易,这样可以让车价更高。而实际上,有很多分公司都采取了和车商合作的方式,以更低的价格转卖给车商,而车商也会从中返点给分公司的领导。

“说严重点的话,如果你是通过车商卖车,那就是属于就是让公司资产流失。”于达很心痛,因为他的领导也指使他用这种方法交易。

“有部分人啊,就是想在联动云黄之前,再捞上一笔。”

时代之下,濒临崩塌

作为一家刚刚成立六年的企业,联动云做到今天这样的成果并不容易。

在短租市场与分时租赁市场,它精准踩中了每一处风口,和成立多年的对手平起平坐。易观数据发布的《中国租车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21》报告显示,在短租市场,联动云租车以10万辆的车队规模,与神州租车、一嗨租车并肩占领第一梯队,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联动云先发展下沉市场、再进入一线城市的独特打法,让其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迅速脱颖而出。但随着时代变迁,分时租赁业务已经从当年的风口,变成如今的泥潭。

本站

『共享汽车坟场』

和那些已经死掉的竞争对手一样,联动云也正在面临着所有分时租赁玩家都会遇到,并且“无解”的难题――资产受损。

租车门槛低,如果再去进攻下沉市场,注定就要背负这样的难题。在于达工作中,出现了很多让他头疼的事。

“现在能赔偿车辆损失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重大事故追责理赔,有的小剐小蹭根本找不到人。”

于达说,有些小刮小蹭会知道是某个人造成的,但由于证据不足,无法和肇事方索赔。有一次,于达已经掌握证据并找到了肇事者,可肇事者就是不承认。于达用征信警告对方,结果肇事者反唇相讥――“我征信本来就有问题,你爱咋咋地。”

分时租赁一直都是用车素质的试金石,但当下有很多年轻人还经不起考验。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有人租到了联动云的观致5,上车之后发现明显异味。打开后备箱发现,上一个租车的人,居然在后备箱便溺……“年轻人的第一台厕所”称号由此产生。

本站

『一位用户正在开联动云越野,原图截自视频』

“因为分时租赁会采用无人值守的模式,但我们的人员配备不足,无法保证车辆24小时见面率。”于达很无奈,“说到底,分时租赁还是会对资产造成损伤,没办法的事。”

随着战略业务的调整,“小县城都有联动云”的时代已经过去。从2021年开始,联动云一改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开始主营短租业务。

“我们算过,在实行了中心网点模式以后,分时跟短租业务做车辆剥离,短租是可以做到盈利的,分时只是补充会员渠道。”于达说。

在短租市场中,联动云还面临着一嗨、神州的挑战。与神州相比,单一车型的保值率低,也是造成联动云财务流失的一部分。

“同年限神州的朗逸,二手车能比观致3卖2.5倍。”于达曾经遇到过一辆实际行驶里程20万公里,但调过里程表的2013款朗逸。最后,这辆车被神州以5万元的价格售出。

“实际行驶里程2万公里,运营时间2年的观致3,二手车我们也只能卖3万多。更何况我们在买车时,成本也比神州要高。”

而在车损追赔这一方面,联动云的短租业务与分时租赁的管理水平相差不多。一位联动云工作人员透露,短租时出现的一些小刮小碰,联动云不会追责。“如果真像一嗨神州那样,按APP收费,碰下就收费500,联动云早就发家了。”

更要命的是,在2020年的疫情袭来,有些联动云分公司没有给车辆购买车损险。

用户驾驶联动云车辆肇事后,需要花很少的代价就能全身而退。而剩下的几万元损失,只能联动云自己来承担。随着资金缺口扩大,一些分公司没有办法支付修车款项,甚至还被修理厂扣了车。

而根据协议,联动云只能最多追责用户20%的车损费用。

在处置到期车辆后,联动云也在追求一个出路。在2022年,联动云将主攻“畅游租”,在保留重资产模式的同时,引入轻资产平台模式,轻装上阵。

李岚有一次刷抖音,发现在联动云相关的视频下面,有人评论了这样一句话――“我们的城市虽然没有共享单车,但是我们有共享汽车,只是不知道最近共享汽车为什么没有了,挺不方便的。”

这给了李岚非常大的触动。这让她感觉,共享汽车还是有人使用,有优质客户存在的。只不过,共享汽车到了今天,还没有人可以把便利和安全做到完美平衡。

截至2022年,联动云是最后一家尚在存活的全国性共享汽车平台。与他竞争的car2go、盼达用车、GoFun出行、摩范出行、Togo途歌、小灵狗等对手先后暴毙。

本站

『共享汽车Togo停在街头的报废共享车』

而联动云这颗共享汽车时代的活化石,也将面临崩塌。随着一批一批孩子长大,国民素质提高,相关法律法规完善,共享汽车还会面临更大的机遇。

只是不知,联动云还能不能等到春天。

于达说,2021年联动云已经在天津完成撤城,杭州也即将撤城完毕。于达不知自己所在的城市会什么时候撤城。“我已经想好了,如果真撤城,就看好最后一台车。”

也许联动云有一天会落幕,然后随着故事相忘于江湖。小镇青年依然有个说走就走的梦想,只是梦中不再有联动云的舞步。

原创文章,作者:车主头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zutt.com/hangye/727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