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车企“闯关”IPO 还要走多久?

[本站 行业] A股沪指再一次上演了“3000点拉锯战”的大戏。

上周一,沪指一举击穿3000点防线,同时击穿的还有股民的心理防线。隔天,沪指再次下探,并失守2900点,直到周五才重新回到3000点。短短几天,股市的动荡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本站

汽车股也迎来从去年四季度以来的至暗时刻,在持续下行的通道中损失惨重,多数标的惨遭“腰斩”,国内几大整车龙头更是“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长城汽车A股从去年每股最高近70元跌至22元,吉利也从去年每股最高30多港元的价位回落到10港元附近。长安汽车更是一度回到了两年前的8元时代。

资本市场上空笼罩的阴霾迟迟不见消散,但业内IPO之声却不绝于耳。今年以来,包括零跑、长安新能源、华人运通等均传出IPO的动作或打算。最典型的莫过于吉利汽车,继去年沃尔沃在瑞典成功IPO以后,旗下极氪、路特斯均表示有IPO打算,甚至不久前有报道称,吉利商用车也在进行相关筹划。

本站

『汽车整车板块从去年四季度就进入下降通道 | 图片来自雪球』

然而截止目前,借着这股新能源东风,国内造车新势力中只有蔚小理如偿所愿。传统车企的“分拆”计划更是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但IPO就像一扇充满魔力的门,给站在它面前的选手带来无限的诱惑和想象空间。明知难上加难,却依然全力以赴。

IPO背后的无奈

对于没有造血能力的新势力来说,融资上市可能是必须要走的路,因为它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活下去的问题。很多企业发展到现在,它们还没有实现全面盈利,净利率还不为正,所以力求获得资本支持是必要之路。

但对于有一定造血能力的传统汽车集团来说,为何又如此急切呢?

就国内几大汽车集团来看,吉利的步伐是最快的。去年10月29日,上市之路一波三折的沃尔沃汽车终于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隶属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以发行价计算募资约23亿美元,市值约180亿美元。

本站

这让业界再次见识到“资本运作高手”李书福“纵横捭阖”的能力。从港股上市,再到收购沃尔沃、入股戴姆勒,以及将宝腾、路特斯等并入麾下,一段段资本佳话到现在依然被汽车界所传颂。但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还有极星、极氪、路特斯等各大版块,将开启各自的IPO之路。

对于吉利为何组织如此大规模的IPO项目。有业内人士认为,吉利对自己的期望很高。就目前在港股市值来看,吉利肯定是不满意的。

去年1月份,吉利汽车每股价格达到36港元的历史最高点,随后便开始持续下行。截至4月29日收盘,吉利汽车股价报收12.44港元,市值蒸发了2000多亿港元。 

本站

『吉利汽车股价走势图 | 图片来自雪球』

在上个月吉利2021年财报发布会上,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桂生悦也说道,“对于0175(吉利控股港股代码)目前的估值水平,它一定是跟公司的实际价值有很大差距。但我很有信心,0175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

不过在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张君毅看来,“分拆上市是现在汽车集团谋求各个品牌之间,避免内部冲突,独立发展的一个机会,我觉得无可厚非。像吉利业务也比较广,品牌也比较多,分拆上市是好事情。吉利现在市值低,主要是因为它相对而言,这几年电动化速度还不够快,业务多元化但没有让市场感觉到它全力打造科技企业的属性,投资人很难给出一个很高的估值。”

“实体业务拆分出去以后,主要好处是能促使吉利加快主体转型,把电动车、智能车发展起来,这才是对于它估值最大的一个有利要素。母公司的独立融资能力,实际上相对有限,分拆也是必须的一种做法。”张君毅补充道。

在他看来,光是拥有一家上市公司是不能支持一个大集团其他业务持续拓展的。

盼了又盼 遥遥无期

2019年12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A股市场分拆上市“破冰”。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21年一年时间,就有约32家A股上市公司公告拟分拆上市,分拆上市热潮持续升温。

这为各大传统车企的分拆上市提供了难得良机。在这样的氛围中,它们纷纷将自己的新能源板块拆分,企图实现独立上市。

广汽埃安 AION S Plus 2022款 70 智驾版

『AION S Plus』

广汽埃安、长安阿维塔等一个个背靠“旧势力”的新面孔接连闯入,打算以融资的方式来淡化与传统大厂的关联,给自己贴上电动化、智能化的新标签,从而获得资本青睐。

吉利本来打算在科创板上市,但上市申请却在一年后突然撤回。官方解释是因公司经营决策和战略调整。旗下合资公司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为极氪智能科技可持续发展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资方案。

已经成功上岸的沃尔沃,融资路上也是一波三折。最早2016年就开始了上市计划,但因为政策原因,最终没能如愿。后来,吉利与沃尔沃想寻求“合并上市”,却由于吉利汽车要在科创板上市再次被终止。随后沃尔沃董事会不得不再次评估沃尔沃单独IPO的可能性。直到去年10月29日,沃尔沃才得以完成心愿。

广汽埃安 AION Y 2022款 70 智领版 磷酸铁锂

『AION Y』

由广汽集团孵化的广汽埃安也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IPO。2020年单飞以后,广汽埃安就宣布将开展混改并引进战略投资,开启单独上市之旅。今年3月,广汽集团公告称,广汽埃安已完成共计25.66亿元融资,将适时启动埃安的股份制改造和A轮融资,并在未来积极寻求分拆上市。

“广汽埃安融资并不是因为缺钱,而是IPO可以帮助企业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更方便地施行股权激励等措施,从而吸引、留住人才,为企业发展注入活力。”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曾公开说道。

但从目前的市场环境来看,上市之路显然不会那么顺利。

当下不是最好的时机?

从蔚来成功在纽交所上市的那一年开始,一波又一波的热钱涌向智能电动车赛道。特斯拉的万亿资本“神话”,更是将这波IPO热推向了高潮。

蔚来 蔚来ES6 2020款 455KM 运动版

『蔚来ES6』

资本的泡沫不会无限扩张。即使已经上市的蔚来,目前股价也已跌至每股17.50美元,而在一年前,这一数值逼近了70美元。一度被媒体届炒作成“特斯拉杀手”的Rivin也偃旗息鼓,上市之初一度突破千亿(美元)的市值,过了不到半年就缩水至不足300亿美元。

当然,这其中有疫情、俄乌战争、美联储加息缩表、原材料短缺等因素的影响,整个资本市场相对比较疲软。

“智能电动车上半场是电动化,下半场是智能化。目前不管是特斯拉还是比亚迪正在充分享受电动化的这波红利。不过电动化的时间窗口马上就要过去,车企上市的时间窗口也正在慢慢关闭。”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高翔(化名)向车市物语说道。

都说资本市场是先行指标,释放的消息也是最超前和全面的。在高翔看来,就目前形势来看,后期这些车企想要成功IPO,其实比较难,机会很小。市场表现仅次于蔚小理的威马、哪吒都等了这么久,而且还在排队,其他没什么销量的新品牌,机会更是渺茫。

极氪 ZEEKR 001 2021款 超长续航单电机 WE版

『ZEEKR 001』

张君毅表示,智能电动车是国家新发展的产业支柱,但事实上由于科创属性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很多车企选择去港股,但港股的流通性和估值都不是很高,再加上这段时间整个资本市场相对比较疲软。这些车企现在选择上市,客观来说并不是最佳的时机。

“当然国家也在调整,银保监会可能在研究智能电动车企业上市的绿色通道,疫情中各地对于新能源汽车消费的刺激政策也在陆续出台。”张君毅补充道。

可见,想要IPO的选手有很多,但想要真正跨入这道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毕竟以辉煌或金色为落日的结局并不会常有。与此同时,踏入这道门的筹码也会很高,除了讲故事以外,还需要手持真正值钱的东西。总之,时机与实力同样重要,只有两者兼备,才能最终敲响那道期盼已久的大门。

原创文章,作者:车主头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zutt.com/hangye/766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